林野白鹿

给我的。。水调歌头
emmmm,给自己的小说填词,世上应该没有像我这样自恋的人了。。

众生-魔道祖师同人

L:江湖莽
说入云梦少年狂张
于风筝歌诗游妄
Z:云深处褪却纷嚷
天子笑斟量
L:陈情枉
曾聆春风得意杨柳
按弦外绵草青羊
Z:百尸令一声仓惶
魄衍乱葬岗
L:不夜天有夜风 
涛波暗汹涌 
旗上落日云边归飞鸿
Z:温然情所衷
却医得万物难容
L:桑怀树影明灭 
月色里婆娑堪苟且
Z:恨生未恨朔月
观音像泣断臂啼血
L:那年江南枫眠
绫布素白载悲切
Z:也曾江晚厌离
缱绻了何方掩辰曦
L:追思几分梦敛
记忆里残骸堆陈雪
Z:残指降灾尘世
死生惟守你锁灵一囊
L:及忘羡
曲中人在夕阳半袖
缠绵了此间日夜
Z:抹额却绕于腕间
唇齿留缠绵
忆往昔
三千家规唯你如意
章卷中暗藏玄机
L:那少年摘花插鬓
动忘机琴弦
饮泉中冰如许
天天是天天
墨香扫发贪欢人不醒
Z:香炉还缭绕
荏苒了年岁难逃
L:魂散一别如安
十三载聊解西风慢
Z:眉中丹砂未裁
负兰陵斩罢恩怨债
L:解到澄江如练
谁人临晚吟风谢
Z:扣锁桎梏万千
谁人曾与我同为伴
L:傲雪无双风光
看不清是非与正邪
Z: 霜华锋痕辗转
似他眉眼般如沫韶华
L:两世浮生梦
谁见孤影渡寒潭
Z:随波却逐流
化丹为兰陵不休
H:刻骨已铭心
平天即分风中无忧
L:何妨壶酒一斟饮
Z:至亲五位  也曾
余生至   孤身独渺茫
L:人间幸事如我      
有几分得意于君身
Z:目光纷嚷所致
葳蕤似曾一曲知
L:避尘寒骨透彻
随便着叶红山翠外
Z:夷陵荒坟孤碑
谁人候不归人十三载
L:云深归处人还
细描他眉宇万千贪看

短篇-桃花源记

        自山南至水北,自林角至崖尾。若日出,则霏微,予行其前,雾徙而随。
        见青山多妩媚,时笔落两相魅。若远赴,逐早梅,携筇而上,骨意俱恢。
         ----《归霞与客》
         一
        我是一只桃花妖。
        桃花妖,是生于桃花,眠于桃树,死于桃林的桃花妖。桃花妖这一生都不仰首看云,只是俯身饮露低头食花,自在逍遥着忘了世间。
        我亦如是。
        只是那年他临江长歌,词句清丽——我从未听过这样清绝的词,他又是那样唱着,我听着听着,便醒了。那时天上大概是有云的,是很宽很薄的云吧,突兀的一片阴翳。要不,我怎么就能那样醒了呢?
        我躺在桃花瓣上悠然听着,是那首《归去来兮辞》啊,那人白衣坐于船头,腰间短笛背上书箱,一时长歌一时摘花,手中却是根鱼竿。
         ----归去来兮,田园将芜胡不归?既自以心为形役,奚惆怅而独悲?悟已往之不谏,知来者之可追。实迷途其未远,觉今是而昨非。舟遥遥以轻飏,风飘飘而吹衣。问征夫以前路,恨晨光之熹微。
        这书呆子,却来扰我清闲。我看着这唱着歌摘着花的渔者,轻轻地笑。灵气便催动了整个桃花林,一时间桃花簌簌,清溪泠泠,那白衣词客寻入清水桃花之中,忘了鱼,忘了花,也忘了歌。
         二
         他睡着了。小舟搁浅在岸旁,藻荇摇曳在溪中,他枕石而眠,面容清逸,舒舒然好似谪仙。
        那个唱着归去来的谪仙。
        那个叫做陶潜的隐者。
        ……
        这浮屠一梦啊,梦里不知身是客。
        你还是你,那个长放歌短渔杆载书而行的渔者。
        我却为你,梦见桃花源呐。
         ----“缘溪行,忘路之远近。忽逢桃花林,夹岸数百步,中无杂树,芳草鲜美,落英缤纷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 ----“土地平旷,屋舍俨然,有良田,美池,桑竹之属。阡陌交通,鸡犬相闻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 ----“自云先世避秦时乱,率妻子邑人来此绝境,不复出焉,遂与外人间隔。问今是何世,乃不知有汉,无论魏晋。此人一一为具言所闻,皆叹惋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 ----“既出,得其船,便扶向路,处处志之。及郡下,诣太守说如此。太守即遣人随其往,寻向所志,遂迷,不复得路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他在梦里怡然自乐。
        我在满山桃花中轻轻地笑。
        笑那桃花比他的花还美,笑那人家比我的家还真。
        笑这桃花源的梦里,有个叫做刘子骥的高尚士,做了这清丽文章的鬼魂。
        三
        他最终没有负我。
        他在梦中见了许多个我,摘了许多枝花,吟了许多首诗。最终我笑言:“不足为外人道也。”
        他欣然允诺,乘舟而归去,不能复返。
        本应如此。
        后来的许多年,我很喜欢读那卷《桃花源记》。
        这桃花源里粉白黄绿,我早就看得厌了。独这一卷书黄底黑字,绝佳行书。
        那些“黄发垂髫,并怡然自乐”,那些“余人各复延至其家,皆出酒食”,那些“往来种作,男女衣著,悉如外人”。
        真真是极美的啊。
        ——怪你过分美丽。
        这样的美丽,只有在梦里出现过吧?
        这是他的梦,他们不喜。
        于是他乘舟而来,我抬头看云,他低头见绿。
        可是,我喜欢啊。
        四
        后来我如我所愿死于桃花间,他也如我所愿没能寻到那些桃花。
        转生时,我遍寻记忆,终于想起来曾有一袭白衣在桃花溪水间做过一个梦。
        第二世,我姓刘,名裕,字寄奴。
        曾听闻他是东晋著名诗人。
        这世间事,大抵如此。
        其中是非,自与后人评说。
        ——只是我,莫名伤心啊。

      (end)